千古兴亡

[明代]
赵完璧

《雪》

朔吹飘飘雪满城,琼飞月瑩眼中明。君看千古兴亡迹,谢馆袁门一样平。

展开
[明代]
佘翔

《义帝陵》

牧羊何意起民间,祸隐当年遣入关。千古兴亡君莫问,江东曾见一人还。

展开
[清代]
乾隆

《清凉山》

耸翠层峦接碧空,清凉襟袖拂天风。石头城一西临望,千古兴亡慨叹中。

展开
[明代]
张以宁

《明月生南浦 广州省治南汉主刘银故宫铁铸四柱犹存周览叹息之馀夜泊三江口梦中作一词觉而忘之但记二句云千古兴亡多少恨总付潮回去因檃括为明月生南浦一阕云》

海角亭前秋草路。榕叶风清,吹散蛮烟雾。一笑英雄曾割据。
痴儿却被潘郎误。宝气销沉无觅处。藓晕犹残,铁铸遗宫柱。千古兴亡知几度。
海门依旧潮来去。

展开
[明代]
黎民表

《阅军池河度清流关》

赤符曾破敌,紫气复临关。千古兴亡地,中原指顾间。
浮云随马策,落日照刀环。远愧轻裘者,铭功上岘山。

展开
[元代]
白朴

《【仙吕】寄生草》



长醉后方何碍,不醒时有甚思。糟腌两个功名字,醅淹千古兴亡事,曲埋万丈虹霓志。不达时皆笑屈原非,但知音尽说陶潜是。

展开
[清代]
沈琮宝

《夜话》

竹篱西畔豆棚东,竟夕盘桓兴自同。为爱清言时娓娓,翻疑夜漏太匆匆。
几人留恋三更后,千古兴亡一席中。月落参横催曙色,闲谈水乳喜交融。

展开
[清代]
钱开仕

《荆门怀古》

千古兴亡指掌间,天然门户最孱颜。泉疑沸鼎源通蜀,城列围屏势控蛮。
树色远迷羊角寺,云容深护虎牙关。宋台梁馆都荒废,剩有图经志象山。

展开
[清代]
吕汝修

《读史有感》

河山俨类一棋枰,覆雨翻云倒复倾。南渡天骄能蹙国,中原地缩讳言兵。
雄才有限谁匡乱,好景无多是太平。千古兴亡仍往辙,抛书掩卷泪纵横。

展开
[明代]
朱同

《秋雨感怀》

云锁干岩昼不开,揽衣小阁独徘徊。风飘翠色纷纷下,雨送寒声阵阵来。
竹叶已空前日醉,桂花莫受晓霜催。眼中千古兴亡事,拨向炉中铁箸灰。

展开
[清代]
刘文嘉

《江岸步月》

信步微吟度浅莎,夜深形影独婆娑。天高云让团团月,江净秋生渺渺波。
千古兴亡蕉下梦,百年哀乐隙中过。不须更为湘娥吊,孔、蹠同归一刹那。

展开
[元代]
李孝光

《辛亥玉川问归》

松菊当年手自栽,故山招我赋归来。石桥冲晓霜蹄滑,梅路偷晴雪眼开。
家在梦中犹未到,春于腊底已先回。关河风景依然在,千古兴亡付一杯。

展开
[明代]
陈子升

《厓门吊古其二》

舟中劝学非迂阔,纵有孙吴可奈何。实异处堂安燕雀,虚言梁海有鼋鼍。
枢衡并拥慈元殿,柴市遥闻正气歌。千古兴亡问穷海,几时还见不扬波。

展开
[清代]
戴亨

《答友人道意其二》

阴阳来往运无端,电掣风驰易老残。千古兴亡纷蚁垒,百年辛苦转蜣丸。
蓬山仙路云车引,辽海箫声鹤驾寒。指点尘寰奔竞地,可堪华表一回看。

展开
[明代]
朱同

《次韵高德初述怀》

梦破梅花夜不眠,满床明月正中天。一时用舍真儿戏,千古兴亡著简编。
身老自堪归杜曲,诗成谁使效张颠。平生心事何人解,拟向王门一上笺。

展开
[宋代]
辛弃疾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展开
[元代]
王奕

《唐多令 登淮安倚天楼》

直上倚天楼。怀哉古楚州。黄河水、依旧东流。千古兴亡多少事,分付与、白头鸥。祖逖与留侯。二公今在不。眉尖上、莫带星愁。笑拍危阑歌短阕,翁醉矣,且归休。

展开
[宋代]

《糖多令·登淮安倚天楼》

直上倚天楼。怀哉古楚州。黄河水、依旧东流。千古兴亡多少事,分付与、白头鸥。祖逖与留侯。二公今在不。眉上、莫带星愁。笑拍危阑歌短阕,翁醉矣,且归休。

展开
[元代]
曹伯启

《陪诸公杖屦豋梁王吹台悠悠悼古之情不能自已呈孟子周子文二友》

天宇廓然秋已暮,幽人欲作登高赋。联镳沽酒上繁台,千古兴亡一回顾。
百鸟喧啾塔半摧,荆榛掩映台前路。黄花采采未成欢,目断荒城起烟雾。

展开
[明代]
唐文凤

《鸡鸣台和刘通判韵》

刘项共筑鸡鸣台,嵯峨百尺应危哉。隆准宽仁有大度,重瞳剽悍非良才。
剑光电飞大蛇死,天心已归赤帝子。云起芒砀五色奇,咸阳王气清如水。
君不见楚歌已绝荒鸡鸣,悲凤潇潇号五陵。千古兴亡只如此,感叹空令愁思增。

展开
[现当代]
田翠竹

《百字令 游定陵》

长城城畔,叹定陵、殿宇依山重叠。翠柏苍松都不语,领略艰辛岁月。
华表凝霜,丰碑似雪,亦自标高格。我来凭吊,千古兴亡谁说。
深埋却异寻常,隧道重门、地下营宫阙。妃子帝王同寝室,依样骨枯棺裂。
苦了征人,挥残泪血,技艺传佳绝。登车回首,枫叶倍添秋色。

展开
[明代]
韩邦奇

《登保俶寺钱越王俶入朝于宋国人建塔祝其来今其塔相传为保俶寺因以名其二》

封疆吴越百年传(慧岩),一渡长江竟不还(邃谷)。北望犹存萧寺塔(苑洛),南归曾见御函笺(慧岩)。
秋深宫殿迷寒草(邃谷),日落湖山起暮烟(苑洛)。千古兴亡回首梦(慧岩),清尊相对重悽然(邃谷)。

展开
[现当代]
宛敏灏

《满江红 观安徽省话剧团公演《胆剑篇》》

千古兴亡,英雄事、翻新演出。想当年、会稽禹庙,忍辱含戚。
一片丹忱盟胆剑,五千壮志坚金石。笑从来,但说大夫功,西施策。
恃强暴,一时力,持公理,终无敌。看十年生聚,十年训迪。
凌弱难醒图霸梦,越民气早吞吴国。发深思、最是苦成言,垂千亿。

展开
[宋代]
韩玉

《曲江秋·正宫》

明轩快目。正雨过湘溪,秋来泽国。波面鉴开,山光淀拂,竹声摇寒玉,鸥鹭戏晚日,芰荷动,香红蔌。千古兴亡意,凄凉扬□舟,望迷南北。仿佛烟笼雾簇。认何处、当年绣_。沈香花萼事,潇然伤□宫殿三十六。忍听向晚菱歌,依稀犹似新番曲。试与问,如今新蒲细柳,为谁摇绿。

展开
[清代]
张习英

《疏影 新月》

新凉庭院。正绿阴摇曳,花光初敛。暝色笼烟,楼角微明,眉痕依约娇倩。
迷离尘梦愁难醒,算惟有清辉不减。怎新来慵整残妆,错认徐妃半面。千古兴亡阅遍。有谁堪记省,几许哀怨。绝域孤踪,独夜长门,只有素蛾曾见。
相看永夜还惆怅,待诉与碧天辽远。等甚时海上槎回,试问广寒宫殿。

展开
[宋代]
辛弃疾

《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展开
[宋代]
吴季子

《念奴娇·再用韵伤春》

花落风初定。倚危阑、衷情欲诉,踌躇不忍。把酒问春无语,吹落游尘怎任。待泪雨、红妆蔫尽。不道燕衔春将去,误啼鹃、唤起年年恨。芳草路,人愁甚。浮生一梦黄粱枕。且不妨、狂歌醉舞,尘谈挥柄。金谷平泉俱尘土,谁是当年豪胜。但五柳、依然陶令。千古兴亡东流水,望孤鸿、没处残阳影。无限意,伤春兴。

展开
[宋代]
吴文英

《木兰花慢·虎丘陪仓幕游•时魏益斋已被亲擢,陈芬窟、李方庵皆将满秩》

紫骝嘶冻草,晓云锁、岫眉颦。正蕙雪初销,松腰玉瘦,憔悴真真。轻藜渐穿险磴,步荒苔、犹认瘗花痕。千古兴亡旧恨,半丘残日孤云。开尊。重吊吴魂。岚翠冷、洗微醺。问几曾夜宿,月明起看,剑水星纹。登临总成去客,更软红、先有探芳人。回首沧波故苑,落梅烟雨黄昏。

展开
[元代]
范康

《【仙吕】寄生草_酒色财气常》

酒色财气

常醉后方何碍,不醉时有甚思。糟腌两个功名字,醅淹千古兴亡事,曲埋万丈虹霓志。不达时皆笑屈原非,但知音尽说陶潜是。

花尚有重开日,人决无再少年。恰情欢春昼红妆面,正情浓夏日双飞燕,早情疏秋暮合欢扇。武陵溪引入鬼门关,楚阳台驾到森罗殿。

绿珠娇人无比,石崇富祸有余。全家儿老幼遭诛戮,半合儿帑藏无金玉,两般儿景物伤情绪。暗尘埋锦步障花边,乱蝉鸣金谷园中树。

形骸随红尘化,功名向青史标。七英雄事业真堪笑,六豪王踪迹平如扫,两下里争战图前闹。一壁厢淡烟衰草霸王城,一壁厢西风落日高皇庙。

展开
[明代]
皇甫冲

《闰三月十日将别王甥与之痛饮醉后作将进酒》

将进酒,解双璧,敝裘羸马长安陌。长安瓮头香可怜,一饮须当尽一石。
手引六博狂叫呼,当盘一掷得五白。千古兴亡亦尔尔,眼前得丧何曾惜。
市上高阳吾不识,且听胡歌弹虎拍。载进酒,君莫辞,人生失意亦有时。
韩生不死淮阴市,寄食漂母身无资。归来报恩召中尉,昔日王孙今是谁?
狂风卷地吹飞尘,昏霾四塞白日沉。锦屏绣帐谁家子,罗珍列玉宵盍簪。
皓齿呈歌细腰舞,樽前一笑轻千金。灯残襦履纷交错,折缨引袂招琴心。
惟愿泰山长不倾,岂知莠草生阶阴。拂衣把酒对明月,莫令衰鬓烦忧侵。
君不见阿房巍巍五千尺,黄金为涂玉为墄。徐市东游竟不归,海上空传巨人迹。
汉武效之筑建章,文成五利争辉赫。人生得受君王知,纵死犹胜守蓬筚。
又不见卫青元是侯家奴,会逢发卒征单于。破虏擒王拜大将,旧日侯家今有无?
白首一经守文墨,笑杀申穆空为儒。遂使班超奋投笔,恐负人生七尺躯。
迩来投笔何所从,不如黄白能为功。排金入紫若有神,驰卿走相如发蒙。
马迁四顾下蚕室,崔烈一日居三公。出门但见可怜子,斜封墨敕夸豪雄。
笑谓吾徒不解事,赤手干谒谁与通。忍诟无言归饮酒,哺糟啜醨复何咎。
莫泣卞和玙,莫问扬雄瓿。毕生浮瓮中,刘伶祝妇口。
将从阮籍乞步兵,又似陶潜寻五柳。吁嗟此辈安在哉,明日解酲须五斗。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