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

[现当代]
陈永正

眼镜

空明未隔两间春,视野还生万里尘。村女当门笑相指,不知俱是镜边人。

展开
[清代]
林朝崧

眼镜

目虾师水母,不厌著篱轻。修月轮双现,看花雾一清。
宁因遮隔暗,转使视瞻明。持此骄虞舜,重瞳空有名。

展开
[明代]
陈恭尹

《彭艾庵寄水晶眼镜率笔赋谢》

水晶为镜好,寄我重兼金。得此虚明质,如传妙密心。
纤毫无隐尔,少壮忽于今。万卷荒疏久,从兹更一寻。

展开
[清代]
洪繻

《报家韫岩孝廉信,并谢见赠苏紫笔、眼镜袋二首》

岁岁鱼书到海滨,伧荒何幸故交亲!此生愿掷班超管,举目难遮庾亮尘。
翰墨因缘君爱我,褷缡眼界我思人。乱中未老头先秃,惭愧琅函入盼新!

展开
[清代]
洪繻

《报家韫岩孝廉信,并谢见赠苏紫笔、眼镜袋二首其二》

海外怀人路窅冥,感君投赠意丁宁!毛锥藏颖头犹紫,瑶镜韬光眼孰青!
记得江湖新岁月,贮来京阙旧霜星。亦知食肉原无相,惆怅风尘一瞬经!

展开
[唐代]
韩愈

《贺张十八秘书得裴司空马·或作酬张秘书因骑马赠诗》

司空远寄养初成,毛色桃花眼镜明。落日已曾交辔语,
春风还拟并鞍行。长令奴仆知饥渴,须着贤良待性情。
旦夕公归伸拜谢,免劳骑去逐双旌。

展开
[现当代]

《扫花游 眼镜

明分秋水,又薄剪春云,轮悬双照。衰龄渐眊,喜看花雾里,自他有耀。
银海光摇,细字灯前能校。旁人笑。笑转磨寒驴,维妙维肖。
花详翻更巧。看裙屐少年,金丝耳绕。风云变了。正迷离五色,全无分晓。
刺目纷纷,不苦冥然更好。欲除掉眼中人,可怜吾老。

展开
[清代]
聂树楷

《扫花游 眼镜

明分秋水,又薄剪春云,轮悬双照。衰龄渐眊,喜看花雾里,自他有耀。
银海光摇,细字灯前能校。旁人笑。笑转磨寒驴,维妙维肖。
花详翻更巧。看裙屐少年,金丝耳绕。风云变了。正迷离五色,全无分晓。
刺目纷纷,不苦冥然更好。欲除掉眼中人,可怜吾老。

展开
[现当代]
邓潜

《月华清 眼镜

秋月圆灵,春云叆叇,老宜银海光眩。一点晶窝,字字较量深浅。
喜今后耳鬓厮磨,自带上烟云开散。明显笑生涯马磨,眼前遮惯。
万事雾中花看。任世界琉璃,劫尘都满。绊到金丝,谁见本来真面。
望虚堂五色先迷,算薄海双清难现。休怨。且镂冰剪水,细抄经卷。

展开
[现当代]
赵熙

《月华清 眼镜

秋水为神,春冰托月,藉君还我青眼。半世流光,何止阅人千万。
插双鬓,软衬珊枝,绣小盒,细盘金线。书卷。逗心光夜夜,红檠一点。
老去晶窠恨浅。叹春梦无痕,恒河都换。五色云华,别罩桃花人面。
尚欧式眼界翻新,幻海市镜清犹远。衰晚。仗泪痕遮住,玻璃两片。

展开
[现当代]

《金缕曲 始用眼镜

五十平头矣。傍青灯、摩挲病眼,废书而起。就使刘郎窥宓枕,也似看花雾里。
是谁把、轻冰琢洗。醉缬狂花收拾净,剪双瞳、还我秋江水。
犹自有,少年意。
抄书试写桃花纸。笑依然、丹黄满目,短檠身世。加上一重殊不恶,包老灯笼逊此。
便从此、目虾相倚。牙仗须梳同检点,更美人、赠我荷囊紫。
同系在,吴襟底。

展开
[清代]
樊增祥

《金缕曲 始用眼镜

五十平头矣。傍青灯、摩挲病眼,废书而起。就使刘郎窥宓枕,也似看花雾里。
是谁把、轻冰琢洗。醉缬狂花收拾净,剪双瞳、还我秋江水。
犹自有,少年意。抄书试写桃花纸。笑依然、丹黄满目,短檠身世。加上一重殊不恶,包老灯笼逊此。
便从此、目虾相倚。牙仗须梳同检点,更美人、赠我荷囊紫。
同系在,吴襟底。

展开
[清代]
戈涢

眼镜分韵得可字》

少年观书如观火,偏傍点画推细琐。年老双目渐昏眊,睻目空花飞朵朵。
临池未写意已疲,展卷欲诵眉先锁。叆叇何物乃尔神,能使精力还故我。
两片轻冰彻底明,满轮蟾影凌虚堕。鲁鱼豕亥辨毫釐,大似燃犀走轻舸。
朝朝铅椠那辞劳,夜夜校仇犹自果。我笑杜陵对佳节,看花常愁雾中坐。
又笑东坡观细字,向龙乞水计何左。至宝无由持赠之,若令一见应许可。

展开
[清代]
戴梓

《赠芳园主人》

芳园主人清且豪,眉间紫气双峰高。读书石室不知倦,行将上苑鞭春骄。
桃花李花烂兰阁,兰阁妆成斗纷错。轻扬罗袂倚春风,桃李一时甘委落。
可儿膝下初成语,神彩英英濯春雨。也解宫花喜欲探,一枝即霸欢传与。
虎头已往繇不逢,人间何处求良工。欲将此意写尺幅,眼镜不明心徒空。
逸情静虑閒拈颖,渲粉浮脂神莫并。何能飞胁上高天,手曳双星下参井。
等閒楮墨成灵砂,干春朗秀悬娇影。

展开
[清代]
方浚师

《示子艾十弟》

刘家好兄弟,并世琨与舆。奕奕隽朗才,列在西晋书。
美玉生蓝田,斯语洵不虚。为学务精一,筑堂题童初。
汝当少小日,避乱辞乡闾。一作入赘婿,东望常怆如。
忽忽四五载,问讯凭双鱼。田园日以荒,骨肉日以疏。
叔母依岭表,思儿少轩渠。虱官我尤恧,扰扰等鸭猪。
幸与笔墨亲,砚池含玉蜍。去年喜弟来,开樽倾浮蛆。
深恐学久废,离群而索居。但得文史足,岂徒衣食欤。
宜兴老鹭洲,家世夸六储。经师兼人师,词章皆绪余。
咿唔值静夜,听之乐只且。本根贵培植,枝叶胥芟锄。
莫贻博士议,持券空买驴。祖训更勿坠,宝田勤耕畬。
阿兄负狂癖,豪气难蠲除。甘处颜巷陋,羞曳侯门裾。
笑煞公孙宏,诡服沽清誉。海水自浩瀚,井蛙胡拘墟。
两眼镜澄澈,一心云卷舒。所愿既如此,所业敢忽诸。
始勤忌终怠,半途慎踟躇。

展开
[唐代]
韩愈

《月蚀诗效玉川子作·宪宗元和五年时为河南令》

元和庚寅斗插子,月十四日三更中。森森万木夜僵立,
寒气屃奰顽无风。月形如白盘,完完上天东。
忽然有物来啖之,不知是何虫。如何至神物,遭此狼狈凶。
星如撒沙出,攒集争强雄。油灯不照席,
是夕吐焰如长虹。玉川子,涕泗下,中庭独行。
念此日月者,为天之眼睛。此犹不自保,吾道何由行。
尝闻古老言,疑是虾蟆精。径圆千里纳女腹,
何处养女百丑形。杷沙脚手钝,谁使女解缘青冥。
黄帝有四目,帝舜重其明。今天只两目,何故许食使偏盲。
尧呼大水浸十日,不惜万国赤子鱼头生。女于此时若食日,
虽食八九无嚵名。赤龙黑鸟烧口热,
翎鬣倒侧相搪撑。婪酣大肚遭一饱,饥肠彻死无由鸣。
后时食月罪当死,天罗磕匝何处逃汝刑。
玉川子立于庭而言曰:地行贱臣仝,再拜敢告上天公。
臣有一寸刃,可刳凶蟆肠。无梯可上天,天阶无由有臣踪。
寄笺东南风,天门西北祈风通。丁宁附耳莫漏泄,
薄命正值飞廉慵。东方青色龙,牙角何呀呀。从官百馀座,
嚼啜烦官家。月蚀汝不知,安用为龙窟天河。赤鸟司南方,
尾秃翅觰沙。月蚀于汝头,汝口开呀呀。虾蟆掠汝两吻过,
忍学省事不以汝觜啄虾蟆。於菟蹲于西,旗旄卫毵uF.
既从白帝祠,又食于蜡礼有加。忍令月被恶物食,
枉于汝口插齿牙。乌龟怯奸,怕寒缩颈,以壳自遮。
终令夸蛾抉汝出,卜师烧锥钻灼满板如星罗。此外内外官,
琐细不足科。臣请悉扫除,慎勿许语令啾哗。
并光全耀归我月,盲眼镜净无纤瑕。弊蛙拘送主府官,
帝箸下腹尝其皤。依前使兔操杵臼,玉阶桂树闲婆娑。
姮娥还宫室,太阳有室家。天虽高,耳属地。感臣赤心,
使臣知意。虽无明言,潜喻厥旨。有气有形,皆吾赤子。
虽忿大伤,忍杀孩稚。还汝月明,安行于次。尽释众罪,
以蛙磔死。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