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山

[清代]
翁方刚

《栖霞道中示蕴山

从我负书非曰归,诗情先逐晓云飞。重阳细雨迟黄菊,六代精蓝冷翠微。
远眺合教青眼共,深谈喜未素心违。洞天且莫题名姓,苔藓濛濛恐湿衣。

展开
[清代]
翁方刚

《宣城北楼歌寄蕴山

谢公高斋登望处,千年远岫开秋曙。碧海青天纳一窗,镜里云光飞不去。
锦袍仙人万古愁,对酒酣歌即此楼。尚有淋漓醉草在,化作古柏腾蛟虬。
怀谢亭边郁奇思,对结枇杷轩晚翠。澄江谁写垒嶂图,北望犹传二楼志。
蓉江小谢今代才,登楼纵目重徘徊。宛溪响答帘前合,柏枧岚阴槛外回。
尔家故事留蓬莱,沈约范云安在哉。长风吹雨洗绿苔,坐呼窗月流金杯。
精灵呼吸傥可接,为我招揖青莲来。

展开
[现当代]
李继熙

《其二 寄金宝陈晴山怡保黄蕴山

惭愧雕虫技。笑依前,萧条羁旅,颓唐暮气。料理虚名身后策,稍稍著书而已。
算今日阅人多矣。聚散交疏惟势利,更营营逐逐真无谓。
君与我,淡如水。
闲愁消遣知何计。且叮咛分题雅咏,邮筒频寄。自是诗人相得处,别有一番天地。
说不尽存亡兴替。文化南洲称落后,看风流儒雅凭谁继。
持此愿,矫时弊。

展开
[现当代]

《辛亥冬日与徐蕴山、胡君湘游南山寺》

未来曾有约,今日入招提。古佛金泥落,名山培塿齐。
诸天将寂灭,觉路转昏迷。领取尘根净,寒烟菜一畦。

展开
[清代]
许南英

《辛亥冬日与徐蕴山、胡君湘游南山寺》

未来曾有约,今日入招提。古佛金泥落,名山培塿齐。
诸天将寂灭,觉路转昏迷。领取尘根净,寒烟菜一畦。

展开
[清代]
翁方刚

蕴山以近诗寄惠州舟中点定漫书纸尾》

此事辟如作画然,得意乃在笔墨先。龙晴一点却飞去,金针欲渡何由缘。
道子之笔项容墨,尚闻洪谷讥其专。象外虽云得摩诘,设色何必非龙眠。
吾观营邱华原辈,胸中本有全山川。层峦叠嶂架楼阁,野桥细路分水泉。
天然远近与向背,依约脉络相蝉联。然后淡浓视意到,变化开阖非言诠。
此须多识多阅历,目存心鉴日复年。位置乃能一一合,孰为粉墨黄朱铅。
洎乎神来气来候,但见一片成云烟。向来所取尽糟粕,或进于道通于禅。
裹粮方能办远适,求鱼且莫思忘筌。不到解衣盘礴裸,敢希神妙秋毫巅。
谢生新诗录寄我,正值惠州初放船。短篷晴日为点定,罗浮日日横几前。
偶因即自悟妙理,再书纸尾词牵连。生如问我何处得,得自远麓空江边。

展开
[清代]
邹贻诗

《奉和观察永蕴山喜常制府总师台湾原韵》

蝉雀螳螂智总昏,拥旄今喜令公存。蒲萄夜索三军醉,苜蓿春肥万马屯。
海上投戈应革面,帐中弹铗亦酬恩。吏民遮道凭传语,新拜将军旧戟门。

展开
[清代]
翁方刚

《雷州道中读道园学古录忆甲申冬曾读于此用录中韵作诗寄萚石蕴山未窥其旨也爰为改作》

公撰南州仿中州,何啻宝书述左丘。惜哉仅传石问答,空此妙语临芳洲。
南渡而后文渐敝,销金锅内米淅矛。程学盛南苏学北,各主一二难兼收。
是时江表余前修,那无奇字扬付侯。百年文献天半壁,孰与索隐还阐幽。
大都文儒富馆阁,亦有殷士将羊牛。内府图书谁复识,宰相世系或可求。
在朝在野都一集,风雅可当元春秋。所以自负汉庭吏,不肯毫末铅粉留。
惜墨几无一字著,岂碍万丈光芒流。曲折渟蓄皆有故,彼夸多者真浮游。
杨范揭辈藻已弱,对此疑古彝鼎舟。温研一过又三载,轺边海月凉悬钩。

展开
[现当代]

《甲寅闰五月七日偕沈琛笙、徐蕴山赴菽庄诗社;夜发芗江,晓至江东桥趋谒黄石斋先生讲堂》

后游从二客,老兴拟东坡。北斗天容净,南山树色多。
炎威消酷吏,幻梦冷春婆。酬酒芗江下,回头吊汨罗。

展开
[清代]
许南英

《甲寅闰五月七日偕沈琛笙、徐蕴山赴菽庄诗社;夜发芗江,晓至江东桥趋谒黄石斋先生讲堂》

后游从二客,老兴拟东坡。北斗天容净,南山树色多。
炎威消酷吏,幻梦冷春婆。酬酒芗江下,回头吊汨罗。

展开
[清代]
许南英

《甲寅闰五月七日偕沈琛笙、徐蕴山赴菽庄诗社;夜发芗江,晓至江东桥趋谒黄石斋先生讲堂其二》

江东桥上望,山上邺山堂。道学无馀子,先生有瓣香。
艰难丁末造,阅历冷沧桑。偶话前朝事,勾陈勿起芒。

展开

猜你喜欢:吴兴案头青鸟寿卿张用宜子诗大捷杏林陶渊明高祖咏鹤子寿园丁纪兴司勋淳甫东亭刘蔚园张来仪秋霁令弟幽愤皇太后河道秦中三章乾隆云海胡舜蕙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