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决

[元代] 贡师泰
去年黄河决,高陆为平川。今年黄河决,长堤没深渊。
浊浪近翻雪,洪涛远舂天。滔滔浑疆界,浩浩襄市廛。
初疑沧海变,久若银汉连。怒声恣砰磕,悍气仍洄漩。
毒雾饱鱼腹,腥风喷龙涎。鼋鼍出滚滚,雁凫下翩翩。
人哭菰蒲里,舟行桑柘颠。岂惟屋庐毁,所伤坟墓穿。
丁男望北走,老稚向南迁。县官出巡防,小吏争弄权。
社长夜打门,里正朝率钱。鸠工具畚锸,排户加笞鞭。
分程杵登登,会聚鼓阗阗。虽云免覆溺,谁复解倒悬。
瀰漫势稍降,膏血日已朘。流离望安集,荒原走疲瘨。
孤还尚零丁,旅至才属联。园池非故态,邻里多可怜。
贫家租旧地,富室买新田。颓垣吠黄犬,破屋鸣乌犍。
秋耕且未得,夏麦何由全。窗泥冷窥风,灶土湿生烟。
顷筐摘馀穗,小艇收枯莲。卖嫌鸡鸭瘦,食厌鱼虾鲜。
榆膏绿皮滑,莼菹紫芽圆。乍见情多感,久任心少便。
金堤塞已溃,淇园竹为楗。玉璧沈白马,冠盖相后先。
舜禹事疏凿,汉唐劳委填。瓠子空作歌,宝鼎徒纪年。
昨闻山东饥,斗米直十千。即今江南旱,骨肉皆弃捐。
仓廪岂不实,赈贷犹迍邅。恐是廊庙远,不闻道路传。
恐是天听高,致使雨露偏。小臣思覆载,百念倍忧煎。
踌蹰惨莫发,愤结何由宣。作诗备采择,孰敢希陶甄。
平成谅有在,更献河清篇。
分类标签: 贡师泰 黄河黄河 江南
贡师泰

贡师泰

贡师泰,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1298—1362,元宁国府宣城人,字泰甫,号玩斋。贡奎子。国子生。泰定帝泰定四年授从仕郎、太和州判官。累除绍兴路总管府推官,郡有疑狱,悉为详谳而剖决之,治行为诸郡最。后入翰林为应奉,预修后妃、功臣列传。惠宗至正十四年,为吏部侍郎。时江淮兵起,京师缺粮。师泰至浙西籴粮百万石给京师。迁兵部侍郎。旋为平江路总管。十五年,张士诚破平江,师泰逃匿海滨。士诚降元,出任两浙都转运盐使。二十年,官户部尚书,分部闽中,以闽盐易粮,由海道运给京师。二十二年,召为秘书卿,道卒。工诗文。有《玩斋集》。元诗选师泰,字泰甫,仲章之子也。以国子生中江浙乡试,释褐太和州判官,荐应奉翰林文字。出为绍兴路推官,称治行第一。复入翰林,迁宣文阁授经郎,累拜监察御史。至正十四年,擢吏部侍郎。时江淮兵起,奉命和籴于浙西,改兵部侍郎,除浙西都水庸田使。寻拜礼部尚书,调平江路总管。张士诚据吴,避之海上,江浙行省丞相达识帖睦迩承制授行省参知政事。二十年,朝命改户部尚书。俾以闽盐易粮,由海道转运京师。二十二年,召为秘书卿。行至海宁卒,年六十五。泰甫状貌伟然,既以文知名,而于政事尤长。所至绩效暴著。诗文甚多,有《友迂》、《玩斋》、《奊奊》、《东轩》、《闽南》诸稿。门人刘中、朱燧辈类为一编,总题曰《玩斋集》。会稽杨廉夫序之曰:「本朝古文,殊逊前代,而诗则过之。郝、元初变,未拔于宋;范、杨再变,未几于唐。至延祐、泰定之际。虞、揭、马、宋诸公者作,然后极其所挚,下顾大历与元祐,上踰六朝而薄风雅,吁!亦盛矣。继马、宋而起者,世惟称陈、李、二张。而宛陵贡公,则又驰骋虞、揭、马、宋诸公之间,未知孰轩而孰轾也。盖仲章雍容馆阁。翱翔于延祐诸公之间;而泰甫当师旅倥偬,独擅文名于元统、至元之后。有元之文,其季弥盛,于宛陵父子间见之矣。」

相关诗词
[宋代]
石介

《河决》

昆崙山最大,峨峨横绝域。黄河地下来,汹汹不可测。
河伯一发怒,擘开昆崙石。水出东北陬,浩渺无涯极。
平地水行疾,九州如咫尺。汤汤势滔天,黎元多沈溺。
上贻尧心忧,四岳举鲧塞。鲧用汩彝伦,九载无成绩。
尧怒不能治,遂行羽山殛。有子其曰禹,命使嗣父职。
洛中得龟书,九畴文甲坼。禹乃乘四载,周游视水迹。
百川各复道,九河皆开辟。禹功既已成,水患方兹息。
窃思大禹意,河九为远策。况云杀其溢,闻之孔安国。
三代逾千年,所以无灾厄。战国争土疆,诸侯用诈力。
迁徙无常岁,湮沦不可识。堤障遏水势,沟渠绝地脉。
禹道不复究,河流有壅隔。频为中国患,不国不安席。
从官徒负薪,河伯弗受璧。斫尽淇园竹,安救瓠子役。
民力殚将竭,国材耗亦剧。四方竞上疏,群臣争筹画。
田鼢方为相,书来多持扼。岂顾天下利,惟以私田惜。
贾让不为用,延年亦见斥。如何圣人功,千载复不得。
皇宋运熙泰,四圣崇道德。百蛮皆臣顺,万物遂生殖。
七八十年閒,人不闻金革。惟兹澶滑郡,河决亦云亟。
常记天禧中,山东与河北。藁秸赋不充,遂及两京侧。
骚然半海内,人心愁惨戚。河平未云几,堤防有穴隙。
流入魏博閒,高原为大泽。良田百万顷,尽充鱼鳖食。
救之成劳费,不救悲隐恻。吾君为深虑,不食到日昃。
我忝窃寸禄,素餐堪自责。不负一畚土,私辄逃丁籍。
又无一言长,万分有裨益。与世同浮沈,随群甘默默。
亦或中夜思,斯民苦瘦瘠。四年困蝗旱,五谷饵蝥蠈。
年来风雨时,才得一秋麦。手足犹疮痍,饥肤未丰硕。
若待四体肥,斯民无愁色。不然寻九河,故道皆历历。
一劳而永逸,此成功无斁。或可勿复治,顺其性所适。
徙民就宽肥,注水灌戎狄。试听刍荛言,三者君自择。

展开
[元代]
贡师泰

《河决》

去年黄河决,高陆为平川。今年黄河决,长堤没深渊。
浊浪近翻雪,洪涛远舂天。滔滔浑疆界,浩浩襄市廛。
初疑沧海变,久若银汉连。怒声恣砰磕,悍气仍洄漩。
毒雾饱鱼腹,腥风喷龙涎。鼋鼍出滚滚,雁凫下翩翩。
人哭菰蒲里,舟行桑柘颠。岂惟屋庐毁,所伤坟墓穿。
丁男望北走,老稚向南迁。县官出巡防,小吏争弄权。
社长夜打门,里正朝率钱。鸠工具畚锸,排户加笞鞭。
分程杵登登,会聚鼓阗阗。虽云免覆溺,谁复解倒悬。
瀰漫势稍降,膏血日已朘。流离望安集,荒原走疲瘨。
孤还尚零丁,旅至才属联。园池非故态,邻里多可怜。
贫家租旧地,富室买新田。颓垣吠黄犬,破屋鸣乌犍。
秋耕且未得,夏麦何由全。窗泥冷窥风,灶土湿生烟。
顷筐摘馀穗,小艇收枯莲。卖嫌鸡鸭瘦,食厌鱼虾鲜。
榆膏绿皮滑,莼菹紫芽圆。乍见情多感,久任心少便。
金堤塞已溃,淇园竹为楗。玉璧沈白马,冠盖相后先。
舜禹事疏凿,汉唐劳委填。瓠子空作歌,宝鼎徒纪年。
昨闻山东饥,斗米直十千。即今江南旱,骨肉皆弃捐。
仓廪岂不实,赈贷犹迍邅。恐是廊庙远,不闻道路传。
恐是天听高,致使雨露偏。小臣思覆载,百念倍忧煎。
踌蹰惨莫发,愤结何由宣。作诗备采择,孰敢希陶甄。
平成谅有在,更献河清篇。

展开
[清代]
王又旦

《河决》

襄樊一水东下潜,高风吹浪何时恬。百川之长背卑谦,五月五日忧如惔。
二女拥佩手掺掺,黑旗皂幢锦作幨。乃与土德有猜嫌,欺尔微弱较钝铦。
大呼其类无巨纤,猵獭鲮鲤鲂鱮鳒。三足六眸奉令严,河伯砐硪衣襜襜。
山崩厓圮意不厌,若通顼冥威势兼。乃使神蜧肆诐憸,招屏翳遂遣飞廉。
望舒离虎警夜占,长云不断雨

展开
[清代]
洪锡爵

《八里河决阻赋》

无边风浪莽西来,滚滚黄流一线开。千里土鳞原上起,几行泽雁雨中哀。
飘零我亦同萍梗,生聚谁怜遍草莱。独向荒邱时极目,弥漫何处是春台。

展开
[清代]
洪锡爵

《八里河决阻赋其二》

天风挟浪舞阳侯,夜火昏黄雨不收。一带荒村三面水,几株衰柳四围秋。
何堪野哭客中听,无限涛声枕畔流。坐起挑灯眠未得,明朝重问打鱼舟。

展开
[元代]
成廷圭

《闻中原河决盗起有感》

中原九月黄河水,平陆鱼龙吹浪起。飞霜萧萧鸿雁来,禾黍漂流桑枣死。
大风怒号扬飞尘,白昼剽掠如无人。官军不诛海东贼,县吏乃杀西村民。
夜闻羽书起丁力,老稚嗷嗷向谁泣。我当六十将奈何,扶杖淮南望淮北。

展开
[明代]
唐之淳

《过张秋伤河决都水监》

可怜都水监,无复汉官仪。洲渚沈遗迹,鱼龙识故碑。
日斜渔唱断,风细客帆迟。前代多耆旧,时来咏黍离。

展开
[现当代]
王陆一

《其二 闻北讯,黄河决口,倭寇压中原矣》

春柳黄河六丈堤。中原沙色满胭脂。清明难忆玉骢嘶。
四野歌笳西楚地,百年心力禹王祠。横流将压大城时。

展开
[清代]
朱逵吉

《自德州至景州以河决庐舍淹没农事未兴》

浪齧城根睥睨斜,洼隆强半浸泥沙。忍饥且逐鱼虾利,望稔难凭荠麦花。
流水空村时吠蛤,斜阳新家乱鸣鸦。升平偶此偏灾值,已觉哀鸿满目赊。

展开

猜你喜欢:飞泉城中萧条椰子曲玉管铁笛耕田芜城黄土浪迹天涯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诗词世界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https://www.shicishijie.com/shici/102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