哨遍 用东坡春情体。次董文友韵,送孙无言归黄山

[清代] 陈世祥
洞里百花,洞外锦霞,采药真生计。便千年,高卧翠微中,再相传桃源天地。
石方床蘧蘧睡足,松泉互引,不晓红尘世。任道述黄农,教通栖导,真人大笑不已。
却俗缘未了复驱饥。况嫁娶都完更为谁。编草为裳,披发自覆,先生倦矣。
自初向尘中着脚,曾与青松誓。困芒鞋也,怀猿忆鹤岂无泪。
千里外家山,烟云飘渺,容成去后无碑记。六六奇峰,洞天三八,年来直西南视。
已担头卷轴足堪清,憩笑竹里高人,总好名、仡然箕踞何庸避。
从今翛脩径往,酌水餐松子。遥听半岭,悠然振响,异哉啸兮处士。
霎时黄海涌波涛,但漫天、云蒸霞起。
分类标签: 陈世祥 碑记
陈世祥

陈世祥

陈世祥,语言文字之所发,恒本乎其人之性情,尝持此以取友,百不失一,今读吾友陈子散木《含影词》而窃有怪焉。散木素狷介,不为苟容,落落寡合,与同好坚则金石,意所不属,望望然去之。性嗜饮,善治觞政,生平博览强记,每与座客会隶事,肆应不竭,健辩论,遇客或不合,抗首立拄之,不少迁随,或憾焉。散木闻而曰:我之所嫉怒,我固然即尔见喜正复何益。予尝述其言其举于乡,也方弱冠。当是时士子以科名为贵,竞以得失相重轻,散木才勇气锐,得此又早,盛自期待,岸然不与庸俗接,其慕之而不获,从与游者多怨恨,散木绝不为意。既屡困公车又颠连大,故不得已而筮仕,得保定之新安令,终以不肯折腰,解组归益。独行其意,托兴于诗词雅好,游名山水之所在,淹留至忘岁月,家人生产不问也。夫以孤骞简傲之性而为填词,则妍越妩媚,淫放荡逸,如冶容靓妆,目遇心摇,使予初未交其人而遽读其词,谓出自风流年少无疑也。皮日休常怪宋广平之为人,谓其铁心石肠,而为《梅花赋》,则清便艳发,类南朝徐庾体,彷之而作《桃花赋》,秾丽纤巧,亦极其致。东坡序沈太守《牡丹记》则云:公自耆老重德,而予又方蠢迂,阔其于此书,无乃皆非其人。以予观于散木亦云然哉,梓成属序于予,予曰散木之词,不待予文而传也。然千载而下,读其词而观予斯文,以想见其为人,则其人之性情非予莫之传也,然兹刻也。为家桴庵董其役以传于世,则桴庵表彰之功,谓又可没也哉。慈湖孙金砺撰。

相关诗词
[清代]
陈世祥

《哨遍 用东坡春情体。次董文友韵,送孙无言归黄山》

洞里百花,洞外锦霞,采药真生计。便千年,高卧翠微中,再相传桃源天地。
石方床蘧蘧睡足,松泉互引,不晓红尘世。任道述黄农,教通栖导,真人大笑不已。
却俗缘未了复驱饥。况嫁娶都完更为谁。编草为裳,披发自覆,先生倦矣。
自初向尘中着脚,曾与青松誓。困芒鞋也,怀猿忆鹤岂无泪。
千里外家山,烟云飘渺,容成去后无碑记。六六奇峰,洞天三八,年来直西南视。
已担头卷轴足堪清,憩笑竹里高人,总好名、仡然箕踞何庸避。
从今翛脩径往,酌水餐松子。遥听半岭,悠然振响,异哉啸兮处士。
霎时黄海涌波涛,但漫天、云蒸霞起。

展开

猜你喜欢:太平山新陈代谢闭关付之一炬悲欢离合岳阳好景不长海滨画工大夫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诗词世界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https://www.shicishijie.com/shici/309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