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 次季希韩留饮韵兼送其暂归

[清代] 陈世祥
悲歌当泣,向酒徒市上,共君击筑。酒椀淋漓成墨沈,幻出龙蛇千幅。
如此才峰,逼人亹亹,未是淮南独。嗟余老矣,藉君同逐秦鹿。正此酒境词情,好望衡对宇,啜僧寮粥。无那布帆风又饱,晓向寒霜仆仆。
勾当来时,锦囊应满,先索新词读。伤心最是,唱阳关不成曲。
分类标签: 陈世祥
陈世祥

陈世祥

陈世祥,语言文字之所发,恒本乎其人之性情,尝持此以取友,百不失一,今读吾友陈子散木《含影词》而窃有怪焉。散木素狷介,不为苟容,落落寡合,与同好坚则金石,意所不属,望望然去之。性嗜饮,善治觞政,生平博览强记,每与座客会隶事,肆应不竭,健辩论,遇客或不合,抗首立拄之,不少迁随,或憾焉。散木闻而曰:我之所嫉怒,我固然即尔见喜正复何益。予尝述其言其举于乡,也方弱冠。当是时士子以科名为贵,竞以得失相重轻,散木才勇气锐,得此又早,盛自期待,岸然不与庸俗接,其慕之而不获,从与游者多怨恨,散木绝不为意。既屡困公车又颠连大,故不得已而筮仕,得保定之新安令,终以不肯折腰,解组归益。独行其意,托兴于诗词雅好,游名山水之所在,淹留至忘岁月,家人生产不问也。夫以孤骞简傲之性而为填词,则妍越妩媚,淫放荡逸,如冶容靓妆,目遇心摇,使予初未交其人而遽读其词,谓出自风流年少无疑也。皮日休常怪宋广平之为人,谓其铁心石肠,而为《梅花赋》,则清便艳发,类南朝徐庾体,彷之而作《桃花赋》,秾丽纤巧,亦极其致。东坡序沈太守《牡丹记》则云:公自耆老重德,而予又方蠢迂,阔其于此书,无乃皆非其人。以予观于散木亦云然哉,梓成属序于予,予曰散木之词,不待予文而传也。然千载而下,读其词而观予斯文,以想见其为人,则其人之性情非予莫之传也,然兹刻也。为家桴庵董其役以传于世,则桴庵表彰之功,谓又可没也哉。慈湖孙金砺撰。

相关诗词
[宋代]
赵以夫

《念奴娇·次朱制参送其行》

尊前一笑,问梅花消息,几枝开遍。咳唾随风人似玉,寒夜春生酒面。故里天遥,殊乡岁晚,忍对骊驹宴。无情潮汐,可能为我留恋。目断雪棹烟帆,匆匆轻别,岂是如鸿燕。要趁盘椒供燕喜,舞袖斓斑双旋。屈指重来,扬鞭催去,想在金銮殿。云萍无据,莫辞蘸甲深劝。

展开
[清代]
陈世祥

《念奴娇 次季希韩留饮韵兼送其暂归》

悲歌当泣,向酒徒市上,共君击筑。酒椀淋漓成墨沈,幻出龙蛇千幅。
如此才峰,逼人亹亹,未是淮南独。嗟余老矣,藉君同逐秦鹿。正此酒境词情,好望衡对宇,啜僧寮粥。无那布帆风又饱,晓向寒霜仆仆。
勾当来时,锦囊应满,先索新词读。伤心最是,唱阳关不成曲。

展开
[现当代]
冒广生

《念奴娇 同叔先生以词留别,谱此,即送其归宝山》

鸱夷单舸,问先生此去,可曾安置。湖水湖风秋万顷,大好幽居清睡。
箬帽捞虾,竹弓射鸭,足了平生事。销磨淮海,元龙豪气除矣。
想像老屋瀼东,薄田阳羡,种菜藏书地。手植玉梅三百树,沁得诗魂都醉。
钱凤何人,董龙是狗,莫问今何世。茫茫江水,不归吾亦堪誓。

展开
[清代]
冒广生

《念奴娇 同叔先生以词留别,谱此,即送其归宝山》

鸱夷单舸,问先生此去,可曾安置。湖水湖风秋万顷,大好幽居清睡。
箬帽捞虾,竹弓射鸭,足了平生事。销磨淮海,元龙豪气除矣。想像老屋瀼东,薄田阳羡,种菜藏书地。手植玉梅三百树,沁得诗魂都醉。
钱凤何人,董龙是狗,莫问今何世。茫茫江水,不归吾亦堪誓。

展开

猜你喜欢:老友偕同醉太平横吹约法三章大小西平玉洞小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诗词世界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https://www.shicishijie.com/shici/309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