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回」诗词大全(共5754首)

1

《句其二》

屈使守乡国,护保□□□。□□□比屋,燕雀语□□(宿包山杨明府宅)。

展开
2

《题施好古示龚学古瘦马六言》

画马不学韩干,我知八十翁心。使皆肥□□□,□□□□可斟。

展开
3

《句其三》

菊花与汝作生日,螃蟹唤吾入醉乡。

展开
4

《句》

旧业三元赋,新功百中经(赠谈星夏推官)。

展开
5

《六言四首其四》

传灯录第一卷,我佛世尊如来。自谓寂灭乐已,谁不呜呼哀哉。

展开
6

《题王起宗画雪扇六言》

何必见戴安道,月圆夜雪晴时。乌府王起宗画,□□□虚谷诗。

展开
7

《六言四首其二》

楼中老子无事,座上梅花盛开。闭目不闭鼻孔,暗□□□自来。

展开
8

《六言四首其三》

读万卷行万里,酌一杯题一诗。颓龄如此如此,豪气已而已而。

展开
9

《客况六言五首其五》

大矣哉十二卦,有义有用随时。世故蓍草万变,心事梅花一枝。

展开
10

《客况六言五首其四》

辅嗣元不识易,安国未尝传书。周官谬释揆岳,□□□□瓜鱼。

展开
11

《六言四首》

马文园消渴病,嵇中散绝交书。未害子虚乌有,可□□□才疏。

展开
12

《客况六言五首其二》

一瓣香陈无己,万首诗陆放翁。借问老夫年纪,五屈指姜太公。

展开
13

《客况六言五首其三》

善挥金粗豪杰,痛饮酒真神仙。身外别无一物,胸中略有千年。

展开
14

《客况六言五首》

狐白裘玉作带,汗血马金为鞭。雪发河中老叟,霜天裸体撑船。

展开
15

《七月十五日书》

家贫难办素食,事忙不及草书。今日果然如此,古人可信非欤。

展开
16

《久雨》

元胡不出,积雨予尼。意弥八纮,膝此一席。谁具烝徒,假予楫航。
一往沧海,观彼茫洋。掩关昼眠,胡宁不暇?鲁叟攸戒,敢视不夜。
寂寂疏帘,幽幽空阶。鸟下啐藓,伤予之怀。悠悠古道,溢溢行潦。
岂无岑楼,送目遥草。心之忧矣,莫或予知。彼其之子,谓予寒饥。

展开
17

《送缪鸣阳六言》

象山之学超诣,水心之学刻画。后村之诗卑陋,樗寮之字怪癖。
举世随声雷同,众哑哑我愬愬。此四者皆不可,尤不可第一癖。

展开
18

《题云泉题咏》

天一生水,坎卦象旃。二阴一阳,坤之中渊。天而非此,必为旱年。
泽自空降,其云油然。地而非此,民何以田。曰有畎浍,泉出于山。
六坎之卦,次坤次乾。在屯为云,在蒙为泉。至于需卦,复以云言。
既亨既养,需厥成焉。万物始生,孰为之元。水为物母,乳之而蕃。
云为水胎,泉为水源。云初一缕,霶霈八埏。泉初一滴,汹涌滔天。
君子心学,攸体攸研。观象于坎,奚水之专。中刚内实,处险常安。
于云于泉,复究厥观。水之始初,未波未澜。心之始初,万善俱完。
如云欲雨,如泉欲川。发而中节,养蒙亨屯。无为而成,地平天全。
心之动也,化育攸关。我心未动,厥亦有传。云之动天,不可复还。
盍亦求诸,未云之前。泉之动矣,不可复返。盍亦求诸,未泉之前。
心之既发,收之孔艰。心之未发,泉本云根。不睹不闻,无倪无端。
戒慎恐惧,以操以存。洎及发也,电激河奔。一言蔽之,敬为入门。

展开
19

《久雨》

云胡不出,积雨予尼。意弥八纮,膝此一席。谁具蒸徒,假予楫航。
一往沧海,观彼茫洋。掩关昼眠,胡宁不暇。鲁叟攸戒,敢视为夜。
寂寂疏帘,幽幽空阶。鸟下碎藓,伤予之怀。悠悠古道,溢溢行潦。
岂无岑楼,送目遥草。心之忧矣,莫或予知。彼其之子,谓予寒饥。

展开
20

《赵氏鄮山书院诗并序》

国学在国,乡校在乡。在遂曰序,在党曰庠。虞夏殷周,厥制弥详。
家亦有塾,以脩以藏。蒙而已养,长罔不臧。下而为士,上而侯王。
莫不有师,扶纲植常。生人之类,赖此以生。四海九州,以治以平。
家德户行,靡刑靡兵。岂若后世,丧实存名。业岂无斋,论亦有堂。
所习伊何,止于词章。剽窃掇拾,青紫为荣。高虚卑浅,烛理弗明。
亦儒其冠,亦公亦卿。鄮山之塾,谁实成之。匪有所觊,而斯营之。
一圣百贤,厥庑煌煌。睎之则是,景行是行。

展开
21

《观世音像赞》

观见世间,苦痛之心。而往救之,脱彼呻吟。咄,千□□□,□□只眼。
曰何以故,以心观心。

展开
22

《句》

何许中原惟雁见,不多吾辈只鸥知。人生不作湖州守,亦合移居住霅滨。

展开
23

《句其六》

把酒从来不可期,吾降今日少人知(自寿)。

展开
24

《句》

菊花与汝作生日,螃蟹唤吾入醉乡。诸公未许子为政,万事无如髯绝伦。
糟姜三盏酒,柏烛一瓯茶。跳上岸头须记取,秀州门外鸭馄饨。

展开
25

《句其四》

诸公未许子为政,万事无如髯绝伦(寿伯机)。

展开
 580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方回
方回,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1227—1307,宋元间徽州歙县人,字万里,号虚谷。幼孤,从叔父学。宋理宗景定三年进士。初媚贾似道,似道败,又上十可斩之疏。后官知严州,以城降元,为建德路总管。寻罢归,遂肆意于诗。有《桐江集》、《续古今考》,又选唐宋以来律诗,为《瀛奎律髓》。元诗选回字万里,别号虚谷,徽州歙县人。宋景定壬戌,别省登第,提领池阳茶盐,累迁知严州。元兵至迎降,即以为建德路总管。寻罢,徜徉杭、歙间以老。虚谷傲睨自高,不修边幅。贾似道败,尝上十可斩之疏。晚而归元,终以不用,乃益肆意于诗。吟咏最多,亦不甚持择也。其自序《桐江续集》云:「予自桐江休官閒居,万事废忘,独于读书作诗,未之或辍。」是时年已六十馀矣。仇仁近尝赠诗云:「老尚留樊素,贫休比范丹。」颇为时论所笑。尝选唐、宋以来近体诗评论之,名曰《瀛奎律髓》,于情景虚实之间,三致意焉。而尤以山谷、后山、简斋为标准。海虞冯定远曰:「方君所娓娓者,止在西江一派。观其议论,全是执己见以绳缚古人,以古人无碍之才,圆变之学,曲合于拘方板腐之辈。吾恐其说愈详而愈多所戾耳。」此言可谓深中虚谷之病矣。全宋诗方回(一二二七~一三○七),字万里,一字渊甫,号虚谷,别号紫阳山人,歙县(今属安徽)人。早年以诗获知州魏克愚赏识,后随魏至永嘉,得制帅吕文德推荐。理宗景定三年(一二六二)进士,廷试原为甲科第一,为贾似道抑置乙科首,调随州教授。吕师夔提举江东,辟充干办公事,历江淮都大司干官、沿江制干,迁通判安吉州。时贾似道鲁港兵败,上书劾贾,召为太常簿。以劾王爚不可为相,出知建德府。恭帝德祐二年(一二七六),元兵至建德,出降,改授建德路总管兼府尹。元世祖至元十四年(一二七七)赴燕觐见,归后仍旧任。前后在郡七年,为婿及门生所讦,罢,不再仕。以诗游食元新贵间二十馀年,也与宋遗民往还,长期寓居钱塘。元成宗大德十一年卒,年八十一。回诗初学张耒,晚慕陈师道、黄庭坚,鄙弃晚唐,自比陆游,有《桐江集》六十五卷(《剡源文集》卷八《桐江诗集序》),已佚。又有《桐江续集》,系元时罢官后所作,自序称二十卷,《千顷堂书目》作五十卷,今残存三十六卷。另有《瀛奎律髓》等行世。回以宋守土官腼颜仕元,以“大物既归周,裸士来殷商”(本集卷二五《送男存心如燕二月二十五日夜走笔古体》)开解,并谀元为“今日朝廷贞观同”(本集卷二四《送丘子正以能书入都……》),诚属可鄙,所以为周密《癸辛杂识》别集卷上所深诋。周斥其曾以梅花百咏谀贾似道,当为事实,集中有“向来世故未曾识,折腰此人(似道)觊斗升”(卷二三《三月二十日张君輗约饮王子由紫霞道院酒字为韵》),即为此事之證明。因此前人虽辨周密斥方回或有私愤,而回人品确不能称道。事见本集有关诗文,明弘治《徽州府志》卷七有传。 方回诗,以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为底本。校以清抄《虚谷桐江续集》(四十八卷,简称清抄本,藏北京图书馆),两本卷次不同,非出一源。底本诗集外之诗、校本多出底本之诗及新辑集外诗,另编一卷。
年代
收录作品